上海时时彩票网|上海时时彩时间表
文章阅读页通栏

《读懂区块链PoS共识》第八章 链上治理

来源: 区块链卡咩 作者:
链上治理从比特币分叉以来,就一直是区块链世界里面的热议。比特币分叉是导火索,但是区块链治理问题从智能合约平台的出现后,越发变得重要。多......

链上治理从比特币分叉以来,就一直是区块链世界里面的热议。比特币分叉是导火索,但是区块链治理问题从智能合约平台的出现后,越发变得重要。多功能支持的平台,比单一电子货币的平台治理有复杂的多,也使得人们越来越开始关注去中心化系统的治理。


不像现在的企业,出色的领导团队能带领企业生存,盈利,存活10年,20年。但是区块链没有中心,只有社区,而社区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声音,?#26434;?#21457;展的意见会有很多矛盾点,怎?#31383;?#36825;群人的方向统一,才是区块链能继续存活的重要因素,要不然区块链就像一个大家关心,但不会去养的社会弃儿,刚开始可爱至极,但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比特币分叉的热议把很多人带到了讨论中,但是比特币的治理一直没能解决,就是后来的以太坊项目,也因为社区分歧,ETH和ETC分道扬镳了。一旦分叉,社区一?#27835;?#20108;,甚至一?#27835;?#22810;,凝聚力不够了,对项目发展肯定是巨大是伤害,所以人们开始把现实中的治理方?#22797;?#21040;去中心化系?#25345;校?#20174;最初最简单的投票系统,到复杂程度稍微高点的委托治理系统,再到一种有专?#19968;?#32773;预测市场的投票系统,迭代,优化,可以说,现在人们对区块链系?#25345;?#30340;治理想法已经趋向于成熟,剩下的就是将想法实践出来并接受现实检测了。通过链上治理,我们看到了一个去中心化社区通过治理,使自己成长为像谷歌,微软一样伟大的企业的可能性,存活10年,甚至是100年的可能性也大大提高。

投票成为了调和众多人胃口的灵丹妙药,大家通过对决议的表决,然后决定资助,发展,调整?#30830;?#21521;。这和目前现实中的投票是一个道理,从这个角度来看,区块链治理很像一个国家,大家投票选出代表,代表投票选出提议结果,然后由不同权职的部分负责执行,整个过程都极其的相似,要说不同,可能是执行力结果这块是难以监督和保证。

在PoS时代里面,治理权利从矿工回归到了持币人,持币人按照持币量拥有等量比例的系统权利,来参与整个社区的治理。但是?#27604;?#21147;下沉,大量的群众?#26434;?#21442;与治理的热情并不是很高,因为缺乏激励,大部分的持币人并不会主动参与到投票中来,除了激励,还有相当多的大众投票所暴露出来的问题

· 投票动力不足
· 投票的结果趋于中庸

动力不足是因为激励动力不足,投票结果趋于中庸是因为大部分人无法?#26434;?#19987;业领域的提议做出判断,要不跟随大流,要不就是随便投,这样的结果导致结果趋向中庸。在专家看来,并不是最佳选择,加上很多议题的决定方向并不是非1即2,大部分?#27809;?#36830;判断的参考来源都没有,更别说做出明确的选择了。所?#38405;?#21069;的链上治理虽然将现实中的投票系统带进了区块链,但并没有方式解决动力不足和投票结果中庸的结果。

?#27604;唬?#36825;些问题在现实中同样存在,如果单一方向来要求区块链,也是挺为难区块链的,但这并不妨碍很多专家在这一领域的探索。

Futarchy
2018年的时候,我在研究Futarchy治理的时候写过两篇文章,再更深入的了解Fuarchy之后,我对下面的两篇文章进行了修改整理,两个文章分别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Futarchy。

第一篇


Futarchy是一种新型的民主治理方案,目的是激发人们投票的动力,且保证投票的结果不趋向中庸,最早由Robin Hanson教授在2000年提出,到目前位置修订了4个版本,最新版本是2013年的版本。2000年的时候还有区块链,所以这套治理方案是针对现实中的国家民主提出的改良方案,但是该改良方案在现实政治中步履维艰,因为旧政治思想的演变速度根本跟不上创新的速度,更何况Futarchy本质上动了精英阶层的利益?#26696;猓?#25152;以很难推行。直到区块链时代的到来,当新的技术碰上新的思想,它们自然而然的融合到了一起,加上天然希望去中心化的特点,根本不存在既存利益的事情,所以Futarchy在区块链时代开始迎来新机。

简单来说:Futarchy是一种治理方案,这种治理方案可以用于任何一个社区、区块链,甚至是国家。同?#20445;?#21306;别于现有的治理机制,投票人表决提议喜好最终需要承担”后果?#20445;?#21518;果的奖惩机制明显,缺少判断能力或者无足够信息指导的投票者可能会遭遇”惨痛的代价?#20445;?#20026;此,Futarchy引入了一个关键模型:预测市场。用预测市场来聚合信息,提供提议的建议和结果的执行等信息,供投票者来判断。

?#26434;?#29616;行投票表决的治理模式,我们的投?#24065;?#35782;略微显得薄弱,这与我们以为拥有权利却长期被剥夺有关。所以,在了解Futarchy上,既尴尬,也?#36873;?#25105;们对投票这套体系,与生俱来的陌生,有点概念的估计也就是美国总统大选,电视台上都会播,候选人挨个洲的演讲拉票,最终看投票率的高低来角逐总统位置。逻辑简单,无非是比较数字高低嘛,但很少人能想得?#20132;?#32773;?#30340;?#29702;解到,目前这套投票体制存在的种?#27835;?#39064;:

· 并不是所有有权利的人都会使用权利,特别当这个权利的使用与否对自身的影响,或是对投票结果的影响微乎其微的时候,很多投票人很懒得去投票。?#28909;?#22312;一场总统大选当中,你觉得你自己的这一张票对投票结果有多大影响呢?理性投资人通过投票所获得的利益?#23545;?#35201;比投票上付出的时间成本要低很多。

· 真正花时间去投票的人,是需要花足够多的时间来做判断的,以做出正确的判断。但实际上,很多投票的人并没有这么做,舆论的力量会使得很多人跟风。很多人甚至会根据第一眼印象就投票,这?#26434;?#25237;票的结果来说,是存在很大问题的。

· 市面上的信息鱼龙混杂,充斥着众多为自己利益而编造出来的言论,这些言论?#26434;?#37027;些没有判断能力的投票者来说,是种”毒药?#34180;?#27809;有人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更没人人能预知未来,这些被错误信息带偏的投票?#36234;?#26524;来说就是一?#30452;?#21095;。

· 候选人/议题的表现可能和投票人的预期大相径庭,因为很多东西台上是一套,台下又是是一套,表面功夫不可预测。像一些专业领域的一些议题,投票人根本没有足够的判断力来做出判断,既浪费了投票时间,也为投票结果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 ?#27604;唬?#25105;们承认投票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24076;?#22823;部分人的水平是在平均水平之下的。很难想象,这些人的决策会给结果带来怎样”糟糕”的结果。

这些问题我们看看Futarchy怎么来解决。

Futarchy是在DAO(去中心化匿名组织)上开始的第一次应用,著名的Merkle(Merkle tree)在描述DAO民主和治理的白皮书里面重点讲了Futarchy在区块链治理中的应用,其中有提到Futarchy的两个重点:

· 用现成的预测市场方案,聚合价值信息
· 利用聚合信息的方法直接选择治理执行的方案

大概什么意思呢?我们来举一个简化的例子来说明:

国家正在表决一项减税法案,减少高科技企业的企业税?#21097;?#20197;提高市场创新活力,坏处是,国?#19968;?#22240;为少了一部分财政收入,无法兑现对部分群体的福利政策。

为了让全国人民表决,而?#20063;?#26399;望表决结果趋向中庸,国家央行发行了一对有条件的有价债券,让人民以购买债券的方式来表决提议。债券的条件1是,如果大众减税的提案通过,购买人可以获得=1美元xD的收益;条件2是,如果减税的提案被拒,购买人可以获得=1美元x(1-D)的收益。你可以根据你的判断,对这两种条件的有价债券进行投资。

其中,D代表大众?#26434;?#20943;税法案的预期,随着时间的推移,D的预期会越来越清晰,Futarchy?#26434;贒的取值处于0~1之间,0代表被拒的概率是100%,1代表通过。

?#27604;唬?#36141;买的时候是购买一对的,即购买者花1美元购买该债券的同?#20445;?#30456;当于拥有了两个条件的债券,它们对应着不同的收益情况。这样的设定是银行本身设置的无风险策略,最终每个人的购买收益都是1美元。

那么问题来了,?#28909;?#25237;资是保本的,为啥我要投资来投票呢?

这时候,债券交?#36164;?#22330;的出现,会给这个投资带来商机。任何人可以调整自己?#26434;贒的预期,从而通过买卖自己手里的投资债券来获利。在投票结果出来之前,所有人都不会对投票结果有个准确的预期,但是每个人之间都会有预期差异,?#28909;?#20182;自己?#26434;?#36890;过的预期D=80%,他完全可以将他手里1美元xD的条件1债券以0.75美元的价格卖给有更高预期(D=90%)的人手中,从而获利0.25美元,同?#20445;?#20182;还可以将手里1美元x(1-D)的条件2债券,以0.85的价格买个有更低预期(D=10%)的人手中,从而获利0.35,那么他的净利润是0.25+0.35=0.6美元。

市场中的交易情况会随着时间、信息而变化,同时人们会不断的修正D的预期,来保证自己获利或不至于蒙受损失。由于有了获利的基础,人们投票变得有利可图,同?#20445;?#20154;们会因为怕自己受到损失,而选择更符合市场预期的结果,不会让结果趋于中庸。

信息的重要性?#26434;?#22823;众修正D的预期也极其重要,现实中就是一些专家的语言,但是这样会或多或少带来一些主观因素,覆盖面也不够广,更为合理的预言机器应该依赖大数据的判断,因素多方面的判断因素,综合给出D预期的预测,供大众参考。这就是Futarchy引进预测市场来治理的重要意义了:Vote on Value,but Bet on Beliefs(投资价?#25285;?#23545;赌信念)。到此,我们看到Futarchy通过预测市场和交易行为,用利益捆绑的方式解决了投票者被动、信息缺失、缺乏判?#31995;?#31561;的问题,同样,这让一些真正好的提案可以得以执行,避免了一些由单一领导做出错误判断的情况。

Merkle在白皮书里面还提到:如果有预测市场做判断,像历史上的一些种族灭绝、焚书?#20248;?#22823;跃进等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但同样,凡事都有两面性,Futarchy一样有自己的问题,预期市场会被不会被大鳄操纵?买卖行为是否真的能反应市场?以及投票机制里面本来就一直存在的问题,如谁拥有投?#27604;ǎ?#25237;?#27604;?#26159;否可?#28304;?#29702;?转让?等等,这些问题都是采用Futarchy机制所需要面对的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涉及面太广,研?#31354;呋共?#22909;深究,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Futarchy确实开始得到越来越多区块链公有链的关注:

Ethureum以太坊在2014年向大家介绍了Futarchy,Gnosis在2016年拿了以太坊一笔资助开始研究预测市场对治理逻辑的运用,同年,DAO2.0引入Futarchy的治理逻辑,Arthur B在2018年宣布要在Tezos布置Futarchy的治理方案。

区块链发展了这个节点,治理问题已经开始暴露得越来越多,最早BTS、EOS上的代理模式投票就产生了很大的争议,其中EOS主网上线一个月,仍然只有30%左右的投票?#21097;?#24456;多交易所滥用?#27809;?#25237;?#27604;?#30340;事情时有发生,这些都是区块链治理中必须要跨越的砍了。

我一直觉得治理的门槛是考量一个公有链是否能持续长久的重要指标,所以,我们对Futarchy保持期待吧。

第二篇

现有的区块链治理模型(无论是链上还是链下),都是从现?#30340;?#22411;从演变而来的。如果是中本?#38505;?#26159;日本人的话,区块链这种从比特币中衍生出来的技术底层,可以说是资本主义的产物,自然,现有大部分公有链的治理模?#25237;?#36981;循的是投票选举这一套。任何提案、任何候选人都是通过投票产生,支持多者胜出。

这套逻辑的弊端在上于:会出现投票者被动、低质、被虚假信息迷惑等导致投票结果及其糟糕的问题,历史上众多著名?#24405;?#37117;直接说明了这套决策方式的糟糕表现,特别发生在集权国家。Futarchy尝试引入预测市场来解决这些问题,其核心是:Vote on Value,but Bet on Beliefs(投资价?#25285;?#23545;赌信念)。

一般的投票人做选择题很困难,因为无法明确结果,但对给出来明确自己利益相关的选择却及其清晰,预测市场做的就是这件事,将提议聚拢,然后聚集更多的信息提供判断结果,然后让投票人来做选择。具体的例子是这样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任期结束后是否会连任?

假如现在是2019年,美国总统举行大选,选民手里都握有投?#27604;ǎ?#20182;们将决定谁来下一任美国总统当或者说决定特朗普是否能连任。传统的投票模型不得不面对的大部分投票人基本都没有自主判断能力的问题,选民们要不跟风,要不跟随内心follow heart。可选的不多,但最终选择后对自己的影响是什么?自己也没有判断。

Futarchy的预测市场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

预测市场会聚拢信息,然后给出预测判断:
1、特朗普会连任 概率P:80%
2、特朗普不会连任 概率N:20%

同时根据预测结果,区块链治理模型会发布两个投票的token(这里选取的区块链是Tezos,其token的代号是XTZ),token_P是投票连任的选民所获得的,token_N是投票不会连任的选民所获得的。

如果连任成功,token_P的持有者将获得1XTZ的投票奖励,反之token_N的持有者将获得1XTZ,为了避免模型本身被套利,1个token_P+1个token_N=1XTZ,?#28909;繽读位?#24471;token_P的选民需要支付0.8XTZ,自然,token_P的选民则需要支付0.2XTZ,这样?#35835;?#20219;和投非连任的选民非别有80%的概率获得0.2XTZ的奖励,20%的概率获得0.8XTZ的奖励。

在是否连任的结果出来前,token_P的持有者和token_N的持有者可以互相交易。?#28909;?#26377;一个人A?#35835;?#36830;任,但后来发现特朗普连任对自己的福利没有带来任?#32963;?#21464;,甚至是损害的,他决定把token_P卖出,正好市场有一个B?#35835;藅oken_N的人与A想的相反,同时决定卖出token_N而以更高的价格买入token_P。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是否连任的结果会越来越清晰,每个人?#26434;?#33258;己风险承担也将有了明确的指向。

这个过程中,Tezos里的预测市场会动态调整两者结果的胜出概率。但动态调整对我们?#27835;?#32467;果?#36879;?#26434;太多了,为了简化模型,这里就不做过多的解释了。

到这里。我们发现投票变相变成投资,然后自己来为投资结果负责,结果预期决定了你的投资回报率。?#27604;唬?#20320;?#37096;?#33021;投错,导致投资失败。这里解决了传统投票模型一些问题,如投票不再是被动的,是有潜在的回报的,同时预测市场聚合了众多信息预测结果,给选民足够的判断,降低?#25628;?#27665;决策的成本。

现实中,投票模型要比”是否是”这种关系复杂得多。我们将问题更新成:

特朗普连任是否能给你的医疗福利带来提升?

这里包含了两层意思,一层是特朗普连任,另外一层是连任的特朗普是否能提升个人医疗福利?我?#21069;?#36825;个问题当成一个条件型的投票,医疗福利我们量化成一个值X,连任我们当成是S,问题简化为S对X的影响。

同样,预测市场会给出决策:

1、特朗普连任是带来医疗福利提升  概率40%
2、特朗普连任不能带来医疗福利提升 概率60%

区块链(Tezos)会给投票的选民发布两个token,token_P_x和token_P_!x, 如果特朗普连任,token_P_x的持有者将获得X的XTZ,token_P_!x的持有者则没有奖励。

我们来计算token_P_x/token_P的比例,这个比例的大概意思是一个token_P的价格能买多少个token_P_x,理论上这个值小于1,同时不能高于x,要不然会被循环套利。这里的逻辑?#22836;?#26465;件模型下的逻辑相同,投票者都有一定的获利/失利空间。

简单理解模型后,我们会发先futarchy其实仍然面临着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在Merkle提出的Dao2.0的治理模型中有列举,如投?#27604;?#22914;何行使?都谁有投?#27604;ǎ?#25237;?#27604;?#26159;否可以更新/?#26377;?#29616;有区块链的futarchy如何来部署?每天有议不完的议题,难道都要一个个投票?都投票不是相当于把所有非风险承担人都丢进一个大”赌场?#20445;?/span>

有技术问题,也有社会问题。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道理上讲是通的,但要落地还有有一?#38382;?#38388;要走,好在有现行的投票机制可以作为过渡。

流动性民主

流动性民主是Cardano提出的概念,该方法论还在测试网Voltaire中测试,流动性民主是相?#26434;?#30452;?#26377;?#27665;主来说的。直?#26377;?#27665;主指的是我们现行国家体制下的投票,先从最基层开始投票,选择代表,再由代表投票选出大代表,再由大代表选出人大代表......直到代表权利的集中足以维系整个国家的发展,然后国?#20063;?#38754;的发展战略,方针由人大代表代表人民意志,进行表决。而流动性民主和直?#26377;?#27665;主的区别从三个方面来解释

· 投?#27604;?#27704;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 投?#27604;?#21487;以及时流动
· 投票通过后有激励,反之无

因为持币人是投票人,币是唯一的,所以投?#27604;?#26159;实锤的,同?#20445;?#27969;动性民主中支持将投?#27604;?#22996;托给专家,让专家代替自己来进行表决,所以投?#27604;?#26159;有流动性的。最后,系统会对支持最后通过提案的参与者给予激励,来鼓励做出正确倾向的投票人。

这3个特点解决了直?#26377;?#27665;主什么问题呢?

· 投票动力不足
· 投票所有权
· 投票专业性

这些问题一直是传统投票模型中存在的问题,激励可以让投票变得有动力,私钥的持有让投票所有权的控制真正回归个体,而支持流动性和专家的引入使得代替决策变得可能,中庸方案不在普遍。

但是这套方案同样也有一些问题,如何确定专家,如何处理跟风投出结果以获得奖励的行为,如何确定投票人会行使代投?#27604;?#31561;等。目前Cardano的最终方案还没有出来,等上线后再做具体的剖析。

其他类型的投票

除了持币人投票这种方式之外,其实还有很多种方式,?#28909;?/span>

· 基于KYC,一人一票
· 基于KYC,法定人数投票模型
· 算力投票
· 基于账号交?#36164;中?#36153;或者Gas的投票
· 基于智能合约层面Gas的投票
· 选举技术专?#26131;?#25104;的议会
· 关于长期持有者,长期抵押人,长期验证人等人的投票
· 以上的各种组合

目前,可以说链上治理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模型模仿的就是传统模型中的投票模型,利用区块链的特点,创造性的提出了很多激发动力,防止中庸的功能,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去中心化治理的现?#30784;?#20294;是,这套治理没有一套成熟的方案可以参考,甚至写出了很多科学论文的Cardano项目中,流动性民主的计划也还在测试当中。针对未来的链上治理会不会成功的事情,我仍然觉得很难,但是目前的探索不失为一种最好的策略了。

期待2019年将会?#36824;?#27867;应用上链上治理的PoS公有链。
关键词: 区块链PoS共识  链上治理  
0/300
? 上海时时彩票网